——浅说山东曲阜北部蔡氏史源

我姓蔡,这“蔡”字行影不离的已跟随了我快八十个春秋了,可我对它却茫然了七十多个夏冬。为什么姓蔡?这“蔡”姓源自哪里?老祖宗是谁?从何时何地迁徙而来?脑中一片空白。为填补这片空白,所以有了寻根问祖的想法。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还在工作岗位上的我,每到一族人家里,不免谈论起家族中家长里短之事,谈及家族人口,家族状况,老祖宗是谁,何时何地定居吴村,却都是无果而终。那年代通讯、交通条件欠发达,与现在是无法比拟的,因此这寻根问祖的效果收获甚微,但溯源追宗之心一直深藏我的胸中。

本世纪初,我从工作了四十余年的铁路大修部门退休告老还乡,感觉空闲时间多了,便着手收集整理家乡吴村本地区四个蔡姓人氏密住村(中心村、吴村村、西杨家院村、峪口前寨村)的蔡氏家族的资料,着手编写吴村地区蔡氏宗谱,并于2014年元月初成立了曲阜蔡氏宗亲会(局限曲阜吴村地区),向追根溯源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这年,叔兄玉生哥送给我《中华姓氏谱·蔡》一书,粗略阅读后,使我对“蔡”字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心胸豁然开朗了,我们这蔡姓还是天下百家姓中的大姓,有着渊源的历史和深厚文化底蕴呢!使我更增加了寻根问祖信心,开始踏上了对这“蔡”字索根溯源、寻根问祖之路。2013年10月20日,我到了河南上蔡县民政局,局长请来了刘孔明先生(当时我不知道他的身份,后来我从网上搜索才知道了他的身份),让他向我介绍关天下蔡氏家族的有关资料。刘会长知道我的来意后,很耐心的向我讲述并指出了如何进行寻根问祖,并很形象的画了一棵像征蔡氏大树的图,下有根、树干,上有枝杈和树叶,中间没有枝干是断开的,指点我如何去连接这棵大树……,并说这是一项长期漫长的工作,是一项严肃而正本清源之大事,必须怀着对祖先的敬畏和虔诚之心,宁可缺,接不上,也绝不可凭空想像或臆测去滥接。最后他还送我一本由他和蔡国芳会长编著的《蔡氏 蔡国》一书,我如获至宝。

次日,我又去了山西洪洞县大槐树,那里是天下多数华夏龙人子孙迁徙外地的源头。在那里瞻仰了“祭祖堂”,并买回了几本有关大迁民的珍贵书藉,回来后细细翻阅,可有关曲阜一带蔡氏的信息点滴未有……

这年底,在走访本镇四个蔡氏家族密居的村庄时,从一些耄耋之年的宗亲口中得到一个共同的传说:我们都是从蔡家河口搬过来的,当问及这蔡家河口在何处,何时搬过来的,可又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我就在电脑上搜索。工夫不负有心人,这蔡家河口四个字终于出现在我眼前,它就是位于曲阜泗河南岸的书院街道办事处现在的张王村,也就是老人们口中传说的蔡家河口。我喜出望外,高兴劲甭说了。我即刻骑车前去,拜访一位八十多岁的宗亲,他向我介绍了本村(现为张王村)蔡姓人氏的状况及家族情况,但遗憾的很,他们村也是没有家谱可查,从哪迁居于此也不知道,不过有一特大惊喜,他说在这村的西北方向、泗河南岸有一状元碑。他带我前去,一块不足两米高的圆头碑映入我眼帘,孤碑一座,碑后无坟塋,旁无他碑与坟墓。来到碑前,细看这碑中央还清晰看出“大元曲阜蔡氏先塋”的篆书字样,左下角有“己卯冬十二月吉日孝孙思济等立石”字样,这说明此碑是蔡思济爷爷的坟墓。

公元1206年,蒙古孛儿只斤铁木真建国,至1368年元朝亡朝。而明朝山西洪洞大槐树大迁民是从洪武初年(1368年)到永乐十五年(1418年),约50年的移民历史,先后移民18次,移民遍及豫、冀、鲁、京、津、秦、皖、苏、甘、宁、桂、鄂、晋北、晋中等十余个省市(见山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出版的《寻根在洪洞》一书)。由此可见,曲阜泗河岸的蔡姓人氏不在明朝18次大迁民之列,而是在元朝时就在此定居了。

今年春,在一次宗亲聚会时,曲阜书院街道办事处张王村的蔡发连带去一本《曲阜地名志》,从该书中的有关此村名论述中,印证了该村蔡姓人家居住此处早于明朝大迁民的传说,而且还可以把居住时间向前推移到东汉年间。此地名志写到:蔡家塘,在张家村(张王村的前身)西北,传说,蔡家是蔡邕的近支。蔡邕是东汉大文学家(公元132年―192年),今河南杞县人。灵帝时议郎,因上书论朝政阙过失获罪,流放朔方。遇赦后,畏惧宦官陷害,亡命江湖十余年。董卓专权,被任为御史,官左中郎将。卓被诛后,邕为王允所捕,死于狱中。

灵帝时,蔡邕与其叔父蔡质同朝为官。蔡邕与叔父蔡质两家同居一处,不分家财。蔡邕才高久负盛名,在朝为郎中时,曾校书东观,正定六经,著名的“熹平石经”,就是由他书丹。蔡邕不仅博通经史,精于书法,还擅长辞章、数算、天文、音律、多才多艺。蔡邕为议郎时,屡次上书论朝政得失,得罪了一些官员,再加上他的叔父蔡质与将作大匠阳球有隙,阳球是中常侍(宦官)程璜的女婿。于是,程璜指使飞章诬奏蔡邕“以仇怨奉公,议害大臣”,被糊涂的汉灵帝定罪流放朔方。不久,蔡邕的叔父蔡质也遭陷入狱,惨遭杀害。

蔡质、蔡邕相继遇害,陈留蔡氏受到沉重打击,走入低谷。为免遭不测,保存血脉,蔡质的儿子蔡睦携家属避居考城。因此《元和姓纂》说:(蔡)质始居陈留,分为济阳,因为郡人”。蔡睦移居考城时,考城尚属陈留郡辖。直到西晋惠帝时,始将考城、济阳二县划出,设置济阳国,后又改为郡,治所在济阳。

曲阜地方志中说蔡邕一近支畏惧流落他乡,有来此者,但没有资料表明这1080年前来曲阜的这支是指蔡睦之子中的德,还是宏?

再说780多年前大元朝,该曲阜地名志写到牛角河口,即泗河上一个渡口,位于张家村北。据传,元朝至元己卯年(1279年),蔡氏子孙蔡思济考中状元,官至奉直大夫(原蔡家林内状元碑记载),当时蔡家已成大庄园主,孔林以北,泗河两岸方圆一公里内都是蔡家的土地,并养了很多头牛,常使牧童牧于泗河两岸,但无确数。一天,庄主对牧童说,咱这是百头牛,少了要赔,但牧童每次清点都是99头,后来牧童在牛出栏的时候,就在牛角上打上红抹子,点点还是99头。一次放牧回至河口处,他突然发现一头牛角上没有红抹子,这样正巧100头。牧童惊喜,因而顺手拣起一块石头照牛砸去,正巧砸掉一只牛角。此事传出后,蔡家觉得可喜,故将这个河口起名牛角河口至今。至于曲阜地名志中写到的曾经的蔡家塘就是现在的张王村,这可以断定。这蔡家河口就是泗河上的一个渡口,它不是庄名,这蔡姓人居住的村就叫蔡家塘,什么时候与张家村合村改为张王村的无有记载。但泗河上确有此蔡家河口这个名,它位于牛角河口的下游(泗河为东西流向)。

曲阜吴村地区现有蔡姓人氏一千余口,对老人们流传的先人们都是从蔡家河口搬过来的,也就是说,与那里的蔡姓家族为同祖同族,确有此事。虽无据可查,但有一桩事尽可说明,上世纪五十年代(哪年说不清),峪口前寨村的族人曾前去泗河南岸的蔡姓人居住地索要祖林中处理的柏树钱,(前提到的蔡家林)应得到的那份分支钱。从而进一步说明了这蔡家河口(蔡家塘)就是吴村地区蔡氏迁徙之源头,但那时候该地区又是怎么分居成四个村的(实为三个村,一百年前,现在的中心村蔡氏家族与吴村的蔡氏家族为一支脉,因洪水毁坏房屋,一部分搬至吴村南部另立村庄,被当时人们称为“离河庄”,后人口渐增,村庄渐大,有了名符其实的庄名——蔡家庄),没有记载和传说,现在前寨村蔡氏家族可向上续家谱十四、五世,可以说在此庄立姓有四百多年的时间了。

《中华姓氏谱·蔡》一书中写到:东汉后期,在河南东部陈留圉城兴起的蔡质、蔡邕家族,是蔡姓历史上最先掘起的世家大族,对后世蔡姓氏家族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随后兴起的“济阳蔡”,直接源自陈留蔡氏,从蔡寅至魏晋时的蔡德、蔡宏共计十五世。

陈留蔡氏世系图

蔡寅(肥如侯)——一戎————富(寅曾孙)——义(寅玄孙)——勋(寅来孙,蔡邕之曾祖父)——携(寅之昆孙,蔡邕之祖义)——稜、质(蔡邕之父与叔父)——睦(质之子,蔡邕之叔兄弟)——德、宏(皆为质之孙,睦之子)——琰(蔡邕之长女),晋景献羊皇后蔡氏(蔡邕之次女)。

据《曲阜地名志》和“中华姓氏谱《蔡》”两书有关资料,结合一些实情,综合分析,我认为,以下两点可以定论:

1.曲阜泗河南岸蔡氏家族与吴村地区蔡氏家族的先人不是明朝山西大槐树迁民而来,有碑为证。这立碑时间要早于明朝大移民近百年,可以说我们是蔡质之孙蔡德或蔡宏的裔孙。

2.我们这地区蔡氏堂号应为“济阳堂”。

以上是笔者历经十几年的走访奔波,搜集整理出的,可以叫做我的寻根之路吧。今天很欣慰的告知曲阜北部一带蔡氏的先人和当今族人,我们总算有了一个完美的古今大对接,知道了自己的先祖与堂号。在寻根溯源之路上,总算是有了一个阶段性完美的收官,更长更繁重的寻根问祖之路还等待我和宗亲们共同去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