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运喜 杨周靖

风雷滚滚响天半,雄师北伐入豫南。

上蔡之役败奉匪,光辉业绩万古传。

这几句顺口溜,说的是1927年初夏,正当麦花飘香的时节,武汉国民政府所派北伐军之一部,在上蔡县境内大败张作霖奉军的事迹,这使我们的思绪情不自禁回到二十年代那段极不寻常的岁月。

1926年5月,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下,广东革命政府为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反动统治,把革命推向全国,决定进行北伐战争。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北伐军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迅速击溃了盘踞长江以南的北洋军阀吴佩孚和孙传芳。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就攻占了湖南、湖北、福建、浙江、江西、安徽、江苏等省的全部或一部,从而使革命势力由珠江流域扩展到长江流域。1927年1月,在北伐军节节胜利的形势下,国民政府从广州迁到武汉。

同南中国革命洪流汹涌澎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时的北中国,仍处在奉系军阀的黑暗统治之下。1926年底,张作霖以援助吴佩孚为名,借机抢占了吴佩孚的河南地盘,并继续沿京汉铁路南下,企图由河南时窥武汉,伺机颠覆国民政府。奉军在河南拉丁派款,征粮征税,奸淫妇女,滥杀无辜,把河南变成了人民地狱。为了粉碎张作霖南下破坏国民政府的阴谋,同时也为了解救苦难深重的河南人民,1927年4月18日,国共两党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出师实行第二期北伐。19日,以唐生智为总指挥的北伐军两个纵队,6万人马浩浩荡荡进军河南。

迅速发展的革命形势,使张作霖惊慌万状。为了阻止北伐军北上,急忙调动奉军主力,集结于西平、上蔡、漯河、商水一带。其中商水驻有第十一军赵恩臻部,下辖三个旅,以及骑、炮兵各一个团;上蔡驻有十一军第十二旅富双英部。此外,汝南还驻有暗投奉军的段国璋师。奉军妄图以逸待劳,在豫南地区打败北伐军。

针对奉军兵力部署,5月13日,唐生智向在驻马店一带集结待命的参战各军下达了总攻击令;刘兴的第二纵队沿京汉路进击,攻取西平,向郑州挺进;张发奎的第一纵队担任京汉路以东地区作战任务,经上蔡、商水、以开封为进军目标。

一纵接受任务后,即命黄琪翔之十二师、朱晖日之二十五师以及蔡廷楷之第十师,由汝南北伐上蔡,打通北上之路。上蔡之役由此打响。

5月14日,一纵三个师由汝南楚庄铺、高井一带出发,向上蔡挺进。当天中午时分,二十五师抵达上蔡城南十五里的蔡埠口村,所属骑兵团奉命到该村东北一带地方搜索。约下午二时,发现富双英所部奉军2000余人,正在蔡埠口东北约五、六里的高地卧龙岗一带修筑工事。团长当机立断,命令战士下马,徒步向敌人进攻。战斗刚打响,二十五师之七十四团前往增援,双方在尚堂、刘庄一带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富双英部一向强悍骄横,是奉军的精锐,有“铁军”之称。他们凭借有利的地形,进行拼死抵抗。但在北伐军凌厉的攻势之下,很快乱了阵脚,好像无头的苍蝇在阵前胡撞瞎碰,死伤无数。经两小时血战,奉军招架不住,放弃了尚堂、刘庄一带阵地。惶惶然若丧家之犬,急速向上蔡溃退。北伐军随即占领了高地。此时,十二师之三十五团亦赶来参战,三团人马共同追击溃散之敌,直到上蔡城下。

上蔡城乃古蔡国故城,残存的土城墙高约4米,东西长达2000米,距南城墙100米处,还有一条干涸的东西走向的城壕。败退而来的奉军,迅速占领城墙,妄想凭借这座屏障同北伐军进行拼死搏斗。当北伐军追至城南一带时,奉军居高临下,以密集的炮火进行封锁,企图将北伐军阻止在城外壕沟之南。为突破奉军防线,北伐军战士将所戴斗笠架在麦梢上,以此吸引奉军火力。又借助傍晚时的昏暗,在麦垅中匍匐前进,接近土城。这时一声令下,战士们像离弦之箭,呼啸着猛冲敌阵。奉军猝不及防,纷纷丢盔卸甲,抱头鼠窜,钻进上蔡城内。

当晚,纵队司令部重新部署兵力,以二十五师攻击上蔡城西之敌,第十师进点城南一带,十二师分兵进驻东、西洪桥,以截断奉军北窜之路。

5月10日晨,奉军在上蔡城西门外反扑,遭到二十五师迎头痛击,溃不成军,一部向东洪方向逃窜,一部遁入城中。与此同时,第十师从南门分出部分兵力,赴东、北两门堵敌,至此,富双英部被团团围困于县城之中,成了瓮中之鳖。

为解富双英之围,奉军十一军于6月16日上午,急派陈琛的四十六旅自商水向东洪桥进攻,下午,又加派刘伟的第六旅向西洪桥进攻。这样,一场激烈的阻击战在东、西洪桥先后展开。东、西洪桥是上蔡城北洪河上的交通咽喉,控制它不仅可以困死富双英旅,而且还可以为北伐军打开北上通道。因此,争夺东、西洪桥成为上蔡之役中最关键的一仗。

东洪桥方面,奉军凭借洪河北岸的一座土寨,用猛烈的炮火向北伐军阵地进攻。火光闪闪,炮声隆隆,房舍在倾塌,大地在抖动。面对敌人的猖狂进攻,北伐军十二师三十团广大官兵同仇敌忾,万众一心,奋不顾身,英勇反击。为迅速挫败奉军锐气,正在担任围城任务的二十五师,命令所属七十三团(原为叶挺独立团,以英勇善战著称,官兵多为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团长为周士第)强行军到东洪,与十二军协同作战。战士们迎着枪林弹雨,争相渡河,扑向敌军阵地。两军激战半日,到傍晚时分,奉军终于支持不住,狼狈弃寨北窜,北伐军乘胜追击,先头部队直达濒临于商水的扶台集一带。

西洪方面,奉军第六旅在骑兵、炮兵和6架日本飞机的配合下,向驻守的北伐军十二师七十团发起猛攻。一时枪炮齐鸣,硝烟弥漫。七十四团广官兵舍生忘死,越战越勇,始终坚守着阵地,不让敌人前进一步。正当双方相持不下之时,在东洪助战胜利完成任务的七十三团,发扬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不顾道路坎坷,连夜急行军二十多里,平明进抵西洪,配合七十团共同迎击奉军。

5月17日晨,奉军再次发起进攻。七十三团发扬“铁军”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一阵拼杀,突入敌阵。至八时许,敌军全线崩溃,向华陂方向逃窜。北伐军穷追不舍,占领了华陂。

东、西洪桥阻击战的胜利,使北伐军完全控制了华陂至扶台一线。被击溃逃入商水之敌,由于伤亡惨重,士气低落,丧失了再次南进支援富双英旅的力量。之后,从汝南赶来解救富双英的段国璋师又被七十三团在城南十里铺击溃。至此,富双英旅完全陷于孤立无援的绝境。

富双英部自5月14日晚退守上蔡县城后,曾多次组织部属突围,但均未得逞,5月15日晨,富部蜂拥从西门突出,在程坟一带遭到二十五师阻击。双方激战了一个多小时,奉军再次潮水般败回城里。16、17两日,富部又乘援军在东、西洪桥与北伐军鏖战之机,组织多次突围,均为围城的北伐军所败。

北伐军在击溃奉军三路援军后,不给敌人以喘息之机,立即展开了猛烈的攻城战。为了攻城的胜利,北伐军首先向八卦台发起攻击。八卦台位于城西北土城墙之上,离城仅仅200米,是奉军城外的唯一支撑点。夺取八卦台,可居高临下,压制城中敌人火力。经过周密布署,北伐军一举攻占了八卦台。敌人也深知八卦台地位的重要,又奋力来夺,双方你争我夺于八卦台上下,经反复冲杀争夺,八卦台终于牢牢控制在北伐军手中。

在北伐军强大攻势下,富双英求援不成,突围无望,加之弹尽粮绝,在走投无路的窘境中,不得不派人向北伐军求和。双方经过谈判,富双英接受了北伐军提出的受降条件。随后北伐军开进城内,在南街火神庙(今城关一小)前的广场上,举行了受降仪式。按照协议,富双英被释放,所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二十一师。至此,北伐上蔡之役全面告捷。

北伐军上蔡讨奉之役,自5月14日至17日,经四天激战,打死打伤敌军6000多名,俘虏1000多名,改编敌一个旅,并缴获大批武器装备。

北伐军入豫后,能够首战告捷,一是因为北伐军是一支正义之师,全体将士作战目的明确,英勇顽强;二是因为纪律严明,爱护民众。如蔡廷错的第十师至汝南老君庙一带时,大雨滂沱,道路泥泞,官兵皆露营于树林之中。当地群众开门请其暂避,因无命令,无一人进入民宅。所以,北伐军所到之处,都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帮助。西洪桥之战,北伐军死伤不少,卫生队救护不及,当地农民纷纷自备绳索、扁担、木架床或手推车,掩埋尸体,运送伤残。5月17日、18日两天,数千伤员集中于十里铺,附近农民踊跃送稀饭、面饼、馒头等食物。军民情深,感人肺腑。

上蔡之役,北伐军摧毁并占领了奉军南进的前沿阵地,扫除了洪河以南敌人的所有据点,从而粉碎了奉军南下破坏武汉国民政府的阴谋,开创了继续北伐、进军开封的大好形势,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共产党人在上蔡战役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参与指挥上蔡战役的共产党人有叶挺(时任二十五师副师长)、李硕勋(二十五师政治部主任、党代表)、周士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团长),协助师长朱晖日指挥战斗,最终取得了上蔡战役的胜利。

战前,李硕勋对全师连以上干部做了政治动员,号召全师官兵发扬叶挺独立团“猛打、猛冲、猛追”的铁军精神,再接再厉,一鼓作气拿下上蔡。

在战术上北伐军首先在上蔡四周消灭所有企图增援的奉军,然后合力进攻上蔡。战役打响后,周士第团长在其他部队配合下,率部从蔡埠口、尚堂、刘庄、西洪、东洪一直打到城南十里铺,围着上蔡打了个遍,歼灭了上蔡外围奉军第十二旅的阻击部队及前来增援的其他奉军部队。为战役第二阶段围歼困守城内的富双英残部扫清了外围障碍。

在战役第二阶段,其他参战部队继续北伐,仅留下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七十四团和第二十四师七十团围攻逃进上蔡城内的敌军。在北伐军乘胜攻击下,孤立无援的富双英突围无望,见大势已去,在绝望中最终放下武器,缴械投降。上蔡战役落下帷幕,富双英后被释放。号称奉军“铁军”、曾经不可一世的富双英此时变成“单鹰”飞走了。

    作者简介:赵运喜,黄淮学院原教研室主任、历史系教授,现已退休。1970年毕业于北师大历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