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是周代姬姓国。武王灭纣后,封其弟——文王第五子叔度于蔡。蔡叔度因与管叔鲜挟武庚作乱被迁而死。成王改封其子胡于蔡,是为蔡仲。《史纪·管蔡世家》云:“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专王室。管叔、蔡叔疑周公之为不利于成王,乃挟武庚以作乱。周公旦承成王命伐诛武庚,杀管叔而放蔡叔,迁之,与车十乘,徒七十人从。……蔡叔度既迁而死。其子曰胡,胡乃改行,率德驯善。周公闻之,而举胡以为鲁卿士,鲁国治。于是周公言于成王,复封胡于蔡,以奉蔡叔之祀,是为蔡仲。”蔡是周王朝的同姓国。与王室关系密切,地处汝水中游,起着“南捍荆蛮,而北为中原之蔽”①的作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春秋以降,大国争霸,王室衰微,列国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蔡曾多次出兵,同鲁、宋、陈等国联盟伐郑,说明春秋初年,蔡国仍具有一定的实力和独立性。

在此同时,南方的楚国蓬勃兴起,楚武王之世,曾三次讨伐随国,一度打败邓、陨与绞国,吞灭了权、罗与卢戎,威震江汉,觊觎北方,使得中原诸侯十分畏惧。《左传·桓公二年》载:“蔡侯,郑伯会于邓,始惧楚也。”邓城在今河南偃城县东南15公里的邓襄乡。20余年之后,楚国利用蔡、息之间的矛盾,出兵伐蔡,俘虏了蔡哀侯。《史记·管蔡世家》云:“〔蔡〕哀侯十一年,初,哀侯娶陈,息侯亦娶陈。息夫人将归,过蔡,蔡侯不敬。息侯怒,请楚文王:‘来伐我,我求救于蔡,蔡必来,楚因袭之,可以有功。’楚文王从之,虏蔡哀侯以归。”从此,蔡国势力日益削弱,逐渐被纳入楚的势力范围。

在中原列国中,以蔡服楚最早。竹添光鸿《左氏会笺》说,蔡在“春秋时,服楚最早,从楚最坚,受楚之祸最深,而其为楚之祸亦最烈。始以楚为可恃,故甘心服从,逮不堪命而反噬,则楚亦几亡。”顾栋高《春秋大事表·春秋时楚始终以蔡为门户论》云:“楚在春秋北向以争中夏,首灭吕、灭申、灭息,其未灭而服属于楚者曰蔡。……蔡自中叶以后,于楚无役不从,如虎之有伥,而中国欲攘楚,必先有事于蔡。盖蔡居淮汝之间,在楚之北,为楚屏。”由此可见蔡与楚国关系之密切程度。但是楚国为了北上东进,占据淮河中游地带,不惜寻找各种借口,动用武力,于公元前531年和447年,两度兴兵灭蔡。《左传·昭公十一年》云:“冬十一月,楚子灭蔡,用隐太子于冈山。”《史记·管蔡世家》载:“[蔡灵侯]十二年,楚灵王以灵侯弑其父,诱蔡灵侯于申,伏甲饮之,醉而杀之,刑其士卒七十人。令公子弃疾围蔡。十一月,灭蔡,使弃疾为蔡公。楚灭蔡三岁,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代立,为平王,平王乃求蔡景侯少子庐,立之,是为平侯。”这次蔡灭而复兴,同楚平王初立,为了稳定局势争取中原诸侯承认有关。

蔡昭侯在位期间,蔡与吴一道伐楚,攻入郢都,从此结怨于楚,在楚国的逼迫下,迁都州来,至蔡侯齐时终为楚灭。《史记·管蔡世家》载:“侯齐四年,楚惠王灭蔡,蔡侯齐亡,蔡遂绝祀。”时当公元前447年。

蔡在历史上曾数次徙都:自西周初年受封建都上蔡,迄公元前531(蔡灵侯十二年)为楚所灭,长达五百余年。楚灭蔡三年,蔡平侯复国,迁都于吕亭,改称新蔡。公元前493(蔡昭侯二十六)再迁州来,称为下蔡,在今安徽寿县。上述三都以上蔡故城保存最为完整,而贵族墓葬却以州来地区发现的最多。

上蔡故城座落在上蔡县城关一带的芦岗东坡,附近汝、洪二水萦绕,形成了黄陵陂和蔡塘。城址平面略呈长方形,东、南、西、北城垣的长度,分别为2490270031872113,周长10490。城墙残高4-11,宽15~25,夯层厚8~14厘米,夯窝径2-3厘米。城角略呈圆弧形,西南城角稍向外突出。城外有护城河,迄今所见城壕遗迹,宽70~103,深5-10。现存城墙缺口甚多,可以判定为城门的有4处,南城墙3处,西城墙1处。城门附近城墙厚度明显加宽,其内侧呈U字形的深龛,应是“门卫房”一类的建筑设施,为守卫城门的土兵或看管城门“监者”的住所。城墙中下部夯土层中,包含有仰韶、龙山商代和西周时期的陶片;上部夯土层里,发现春秋战国时期的遗物和陶片。据此推测,该城可能始筑于西周时期,春秋战国年间进行过加固和修复。

宫殿区位于故城内西南部王庄村南的二郎台,二郎台是一处面积120万平方米的高地,高出现今地面6~7。《上蔡县志·地理志》载,相传王村是蔡侯朝庙宫殿之所在。二郎台上曾发现很多古井及陶制排水管道。还有筒瓦、板瓦等建筑构件残片,说明当年台上有庞大的建筑群组。高台四周以沟渠环绕作为保卫宫室的防御设施。

关于贵族墓葬区,据《重修上蔡县志》载:“周蔡侯墓有二,一在县东北一里许,一在县西郭外。”故城内西南隅的翟村一带,曾经出土过春秋时代的鼎、壶、剑、戈、车马饰等铜器。另外,故城西北有面积约2万平方米,群众传说为蔡侯墓。这些都为进一步寻找蔡国贵族葬区提供了线索。

手工业作坊区分布于故城内外。制骨作坊在宫殿区东北,这里出土有针、锥、簪、镰等骨器及骨料和骨制半成品。故城内南部发现一座完整的窑址,口径90厘米,底径65厘米,残高70厘米,窑内堆满红烧土和春秋时期的陶片,可能是制陶作坊所在地。城内还发现铸铜作坊遗址两处:一处在宫殿区北,面积约2万平方米,已发现炼炉3个;另一处在故城东南部,这里有炼炉、铜渣出土。

关于上蔡故城的地望,清嘉庆《汝宁府志·城池》云:“上蔡县城即周初蔡国旧址。”这些记载同考古发现基本一致②。楚灭蔡后,一度对蔡城进行了增筑加固,蔡与陈、东西二不羹等城并称“四国”,成为楚师北伐中原的军事重镇。

蔡迁州来之前的墓葬和器物发现不多。19604月,潢川县西北10公里的高稻场,发现两座春秋晚期的木椁墓,墓中出土13件春秋晚期青铜器,有鼎、敦、簠、匜、盘、缶、舟等。其中2号墓出土的铜簠铭为:“蔡公子义工武作飤簠③”。这批铜器的器形与安徽寿县蔡侯墓出土器物相同,铭文字体也颇类似。蔡于公元前453年迁都州来,这批铜器应铸于东迁之前,亦即都新蔡之时。另外,河南固始万营山2号墓出土一批春秋晚期青铜器,主要为鼎、缶、盘、匜、簠、敦、舟等,簠盖内铸有“蔡季风”三字,器形与高稻场铜器类似,亦应为蔡器④。

1955年湖北宜城安乐坨出土一件《蔡侯朱之缶》,器物形制与安徽寿县蔡侯墓盥缶相似。蔡侯朱系平侯之子,于公元前521年奔楚。《左传·昭公二十一年》云:“蔡侯朱出奔楚。费无极取货于东国,而谓蔡人曰:‘朱不用命于楚,君王将立东国。若不先从王欲,楚必围蔡。蔡人惧,出朱而立东国。”东国即蔡悼侯,朱奔楚后,蔡立东国为悼侯。《蔡侯朱缶》应是其奔楚的遗留⑤。

蔡迁州来以后的文物出土较多。1955年在安徽寿县西门内发现的一座土坑竖穴墓,南北长8.45,东西宽7.10,深3.35。出土遗物580余件,其中铜器486件,有鼎、鬲、簋、簠、笾豆、尊、盉、鉴、盘、甬钟、编鎛、编钟以及兵器、车马器等。铜器中有铭文的50余件:带盖大鼎自铭为“”,平底无盖鼎自铭为“”。铭文最完整和最长的有《蔡侯编钟》(一组9件)、《蔡侯编鎛》(一组8件)、《蔡侯盘》、《蔡侯尊》、《吴王光鉴》⑥。

1958-1959年,在安徽淮南市蔡家岗发掘了两座蔡墓。墓在淮谢饭店旁公路南北侧的赵家孤堆,南孤堆为1号墓,南北长5.05、东西宽4. 26,残存遗物仅21件,有铜矛、镦、削、铃和玉壁等。北孤堆为2号墓,南北长5,东西宽4. 13,出土遗物91件,有铜剑、殳、戈、镞、钁和车马器等。除蔡器外,还出土有吴王夫差戈、吴太子剑、越王者旨于赐戈等吴越兵器。两座墓都有较大的坟丘,相距约200,规模基本相同,均为竖穴土坑墓,斜坡形墓道在墓坑北端,长短宽窄也几乎相等,方向也一致。2号墓出土错金铭文“蔡侯产”剑3把,故将此墓定为蔡声侯墓⑦。l号墓的墓主可能是蔡元侯。   蔡迁州来后,历五侯而亡于楚,除昭侯、声侯外,齐侯是声侯之孙,系灭于楚的亡国之君,在位时间短,政绩不显著,墓的规格不能同其祖相比。余下的只有成侯和元侯,根据古代“父昭子穆”的葬制,在北曰昭,在南曰穆。“这两座墓相距仅二百米,依山为陵,一北一南,北靠八公山为上为尊。因此,这两座墓应是上下、父子关系。北孤堆(2号墓)既是蔡声侯墓,而南孤堆(1号墓)当是其子之墓,即蔡元侯墓”⑧。

1982年,在安徽舒城县九里墩发掘一座春秋蔡墓。该墓为土坑竖穴墓,长8.6.宽4.44,有棺有椁,虽经两次被盗,仍出土文物140余件,有青铜礼器、兵器、乐器以及数量众多的车马器和玉石装饰品。其中一件戈、矛分体联装的青铜戟上,铸铭文6字:“蔡侯逆之用戟”。释者认为逆即蔡迁州来后的第二代君主——蔡成侯朔⑨。根据墓室结构、器物组合等多方面考证,九里墩春秋墓可能是蔡成侯之墓。

蔡迁州来后,历昭、成、声、元和侯齐五世而亡,除侯齐外,其余四君的墓均被发现。

关于蔡国终灭绝祀的时间,大都认为在战国初年。但据《荀子》、《战国策》等文献记载,楚灭陈、蔡后,再次使其复国,社稷虽存,却被迫迁往楚国西境,约在今湖北保康以东、南漳以北襄阳西南的群山之中,蔡都也因此以高蔡为名,蔡之灭当在楚宣王二十七年即公元前343年左右。“楚惠王之后陈、蔡社稷复存,只是由于陈、蔡被迁于楚之西境丛山之中,少与中原交往,难为他国所知,以致其事迹未能更多、更明确地记录下来。”⑩

注释

①高士奇:《左传纪事本末·楚伐灭小国》。

②尚景熙:《蔡国故城调查记》,《河南文博通讯》1980年第2期。

a信阳地区文管会等:《河南潢川县发现潢国和蔡国铜器》,《文物》1980年第1期。

b赵新来:《潢川县出土蔡国铜器补正》,《文物》1980年第1期。

④欧潭生:《信阳地区楚文化发展序列》,载《楚文化觅踪》,中州古籍出版社,1986年。

⑤欧潭生:《信阳地区楚文化发展序列》,载《楚文化觅踪》,中州古籍出版社,1986年。

⑥欧潭生:《信阳地区楚文化发展序列》,载《楚文化觅踪》,中州古籍出版杜,1986年。

⑦安徽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队:《安徽淮南市蔡隶岗赵家孤堆战国墓》,《考古》19634期。

⑧马道阔《谈蔡侯墓》,《文物研究》第3期。

⑨杨德标:《舒城九里墩墓主考》,载《楚文化研究论集》(第二集),湖北人民出版社,1991年。

⑩何浩:《楚灭国研究》,第339页,武汉出版社,1989年。

作者简介:马世之,河南省温县人,193712月生,1960年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先后在陕西省博物馆、河南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队和河南省博物馆从事田野考古与历史文物研究工作,曾任河南省博物馆副馆长兼《中原文物》杂志主编,1989年调至河南省社会科学院,任考古研究所所长,2000年,获准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现为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华伏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太平洋学会理事、黄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河南省中原圣贤研究会副会长、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常务理事等。参与国家“八五”规划重点出版图书《楚学文库》、国家“九五”规划重点出版图书《黄河文化史》、国家“十五”规划重点出版图书《中国建筑文化·文库》的编写工作,主持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原古国研究》。曾获河南省社会科学优秀著作奖、中国图书奖和国家图书奖。已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著作10部,有《史前文化研究》、《中原楚文化研究》、《中原古国历史与文化》、《中国史前古城》等。目前正在从事河南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五”规划项目《考古发现与河南先秦城市研究》一书的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