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知兴衰。我们于蔡平侯复国建都新蔡这一史实可以知之。今把此史实始末简述于后。

一、悲壮的灭亡

溯自蔡叔度在流放地郭邻死后,其子蔡仲能遵循祖父文王之彝训,率德改行惟忠惟孝。周公闻其贤,推荐于成王,复封于蔡(今河南省上蔡县)。递传至第十六代景侯时,发生一场乱伦丑事,导致蔡国亡于楚达三年之久。

原来蔡景侯在位49年(公元前592公元前543年)正当春秋晚期,蔡国时为二等强国。其疆域:东至顿子国(今项城)界,南至沈子国(今平舆、汝南)界,西南至房子国(今遂平)界,西北至柏子(今西平)郾子国(今郾城)界,东北至陈侯国(今淮阳)界。景侯名固,晚年傲惰荒淫。为世子般娶妻于楚,见其年轻貌美,逼而通之,淫而不父。般知其事,恼羞成怒,命键卒刺杀之,酿成一场宫廷惨剧。般即日自立为君,是为灵侯,宣布景侯暴病而死,以掩人耳目。当年十月.安葬景侯。

蔡国的南方为强大的楚国。这时楚国的灵王恃楚国兵强马壮正欲争霸中原,而患陈、蔡为阻。蔡灵侯十年(公元前533年),楚公子弃疾将兵灭陈;蔡灵侯十二年(公元前531年),楚灵王派使臣约蔡灵侯于申(今河南南阳)地相会。灵侯准备前往,大夫公孙归生劝道:楚王一向贪婪而不讲信用,怨恨我国附晋阻碍他争霸中原。现在来约主公与他相会,财礼送得多,话说得很甜,这是在诱骗我们,不如不去。灵侯不听劝谏,带70个随从士卒赴会。是年三月十五日,楚灵王在申地埋伏甲士而宴享蔡灵侯。宴会上,觥筹交错,谈笑风生,称兄道弟,有逾骨肉。当把灵侯灌得酩酊大醉后,楚灵王顿时翻脸,宣布灵侯为弑君杀父的乱臣贼子,命甲士捆绑了他。四月初七日,蔡灵侯惨遭杀害。对随从灵侯的70个士卒,楚灵王也同时让人灌醉并捉住了他们,威胁他们说:降者官高禄厚,否则,杀头后填于沟壑,教汝辈死无葬身之地!战士们个个怒目圆睁,异口同声地高呼:愿从吾君于地下,决不投降当狗熊!表现了蔡国人民的硬骨头精神,结果他们都同时遇害了。

在这场大屠杀之后,楚灵王即时派公子弃疾帅师围蔡,并悬蔡灵侯首级于百尺高杆之上以震慑蔡人,迫其开门纳降。蔡国当时由老臣公孙归生与儿子朝吴扶保太子有(《史记》作)坚守城池,遥望灵侯之头俱抱头痛哭,守城军民亦无不悲痛欲绝,恨彻骨髓。公子弃疾命人号叫:蔡人速降!归生父子怒气填膺,大呼:“誓为吾君报仇雪恨,宁死不降!”守城将士与民众也都随声高呼:宁死不降!于是一场围攻与反围攻,生与死的激烈战斗开始了。一时城上城下,矢石如雨,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归生父子一方面指挥全城军民日夜奋战,一方面帮助蔡洧(wěi)突围赴晋国向盟主告急,请求救兵。晋君虽组织援军往救.但诸侯军多畏楚如虎,观望不前。蔡国自那年四月被围攻起,直至十一月艰苦血战七、八个月,城中弹尽粮绝,草根树皮吃尽,居民饿死者居半,守城将士疲饿已极,无力持戈御敌,楚君乃蚁附登城;蔡国军民则创病皆起,转入巷战,死者山积。此时归生老臣在奄奄一息中闻知城破,忧愤而死。公子弃疾囚太子有和蔡洧送归楚国。楚灵王时居冈山,杀太子有以祭山神,赦蔡洧留用。楚灵王封弃疾为蔡公,屯兵蔡城,镇守北方,并命人修筑陈、蔡、不羹城,以威胁中原诸侯。蔡国朝吴,忠君爱国,志在恢复祖国,乃含垢忍辱以事奉蔡公弃疾,因为他已看出蔡公是一个有雄心大志的人,是不会永远屈居在暴君灵王之下而俯首称臣的。

二、乘时复国

时势造英雄,英雄贵乘时。

原来楚灵王贪暴成性,引起众怒。当他做侄儿郏敖的令尹(丞相)时,曾杀了大司马(读韦)掩,夺取了他的家产。不久,乘郏敖生病之机,借看病为名,弑之而夺取了王位。即位之后,又夺取了居的田宅土地。迁许国的人民于别地而拘留了许君围以为人质。蔡洧这时在灵王面前很得恩宠,可是他的父亲却死于楚国灭蔡的战斗中,因而复仇之心昼夜不忘。楚灵王信而不疑,竟让他助蔡公镇守北方,自己则到乾谿坐镇指挥伐徐以恐吴的战斗。又过去在申地盟会时,曾羞辱过越大夫常寿过,常怀恨在心;并杀蔡大夫观起,起子观从恨灵王入骨髓。楚灵王还夺取了斗韦龟的封邑中(读抽),又夺取了蔓成然的封邑而让他做郊邑尹。成然过去曾事奉蔡公,关系很好。因而氏的族人以及造居、许围、蔡洧、成然等,都是楚灵王所不加礼遇的人。而这些人利用一群丧失职位的人的亲族暗暗组成了一个反对派,并让观从策动越国大夫常寿过进犯楚国边境,包围固城,攻克息舟,筑城而驻扎在那里。这样,更使灵王帅大军久驻乾谿,不思归郢(今湖北江陵)导致郢都后方长期空虚,而太子禄和世子罢敌只知在楚宫安享富贵,逍遥自在,根本没想到他们的叔父们会从后方窃夺他父亲的王位。这就给朝吴、观从等复国志士以可乘之机。

观从此时在蔡事奉朝吴,两颗报仇复国的赤心使他们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他们日日等,夜夜盼.一直等了三年,才算盼来了好时机。观从向朝吴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现在不谋复封蔡国,蔡国就不能恢复了。请让我试一下吧!朝吴同意并支持这一行动。于是就借用蔡公弃疾的名义,召见出亡国外的公子弃疾的两个兄长子干、子皙二人,当他们奉召来到蔡国城郊时,观从就告诉他们回国夺取王位的大好时机,强行与他们结盟,然后入城袭击蔡公。此时,蔡公正准备吃饭,一看见他们就逃走了。观从让子干等吃饭,然后挖坑,埋入牺牲,把盟书放在上面,就迅速让子干他们走了。自己则在蔡城公开对蔡人说:蔡公召见子干、子皙二人,打算把他们送回楚国,夺取郢都,坚决推翻暴君楚王,已经和他们结盟,并且派遣他们走了,我们正打算率军队跟上去。蔡国人围拢来,认为他们是谋反,大逆不道,准备捉住观从。观从解释说:作乱的人已经逃跑,乱军已经组成,杀了我有什么好处?于是国人听了就不再捉他。时朝吴在场观变,就乘机引导他们说:你们如果能为楚王献身或逃亡,就应当反对蔡公,来等待事情的结果;如果要求过安定生活,就应当赞助蔡公,来成全他夺取楚国的愿望。况且违背主上(蔡公),将何所适从呢?众人听了一致表态说:我们愿赞助蔡公!于是朝吴、观从率领他们共同事奉蔡公,即时召见子于、子皙二人在邓地盟誓说:我们大家要戳力同心,坚决推翻楚王暴君的统治,如有二心,人神共诛之!还利用陈国人、蔡国人报仇复国的心理,把两国的青壮年男子组成反楚王的联军。

于是以蔡公为核心,以朝吴、蔓成然、子于、子皙为副的领导集团就帅领陈、蔡、不羹、许叶之师及四族(掩、薳居、蔡洧、蔓成然)之徒,长驱直入,迅速到达楚都郢城郊外,编篱笆围成临时军营。蔡公命令须务牟和史俾首先入城,利用灵王太子贴身仆人的关系入宫杀死太子禄和公子罢敌。当时因公子干居长,公推他做了楚王,子皙为令尹,驻扎在鱼陂,公子弃疾为司马,先入城清除王宫。另派观从日夜兼程赴乾谿,潜入楚军中劝降,告诉他们新君子干即王位,获得国内外拥戴的大好形势,并宣示说:新王有令:楚军将士先回朝者恢复原官爵俸禄田产,后回者受割鼻之罚!于是军心涣散,人人思归。楚灵王闻变大惊,即刻班师回朝。但由于军心动摇,部队到达訾梁就一哄而散,楚灵王此时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家寡人,单人独骑,到处逃亡,走投无路,最后自缢于芋尹申亥家中。多行不义必自毙信然。

这时,楚国的主要矛盾已转变为子干与弃疾的矛盾。子干名为楚王,但庸懦无能,并无实权;弃疾为司马,掌握全国的兵马大权,决不甘心久居人下。观从劝子干杀掉弃疾,否则,虽得国,犹受祸。子干说:余不忍也。观从说:人(指弃疾)将忍子。吾不忍俟(待)也。遂离去了。与此同时,公子弃疾为了夺取王位,竟搞起了小动作:利用首都人民和子干、子皙不知道楚灵王已死的消息,遣人在夜间多次呼叫:(灵)王回朝了!要讨伐叛逆了!全城人民大惊。弃疾使蔓成然跑入宫中告诉子干、子皙说:(灵)王回国了!国人已杀了君的司马(弃疾),将来杀君了。君如果早点考虑自己,可以免受侮辱。众怒如火,谁也想不出好办法来应付啊。接着又有人边跑边叫着闯入宫中说:国人都来到了!子干、子皙恐受辱,就都拔剑自刎了。弃疾见政敌均已死去,便于次日即位为王改名熊居,是为平王。

楚平王因逼死三个哥哥而即位,名不正,言不顺,国内外矛盾重重,为了缓和这些矛盾,安定民心,他一方面在国内把诸侯所奉献的财务赏给有功人员,对穷困人民广泛地施舍,轻徭薄赋,减轻人民负担,赦免罪人,举拔被灵王废弃的官员;一方面在国外把被灵王迁走的人民遣回本国,把被灭的蔡国应朝吴、观从等人的恳请重建于古吕国地,以其非故都,号新蔡。封灵侯隐太子(有)之子庐为蔡君,是为平侯。

三、自毁长城

蔡国的复封使蔡祀复续,是一件大好事。可惜的是嗣君平侯昏庸无能,对复国头等功臣、德才兼备的朝吴,不加褒赏,不予重用,使之屈居下僚,默默无闻;而对妒贤嫉能之徒反加重用,让他们尸位素餐,碌碌无为。还不如卫国的文公燬。在狄人灭卫国、国破家亡之后,轻赋平罪,身自劳,与百姓同苦,以收卫民。结果,使卫国真正复兴起来。而蔡平侯做了些什么呢?

蔡平侯三年(公元前527)夏天,一件不幸的事发生了:朝吴迫出奔郑。为何出奔郑呢?原来楚平王的宠臣费无极认为朝吴留在蔡国对楚国不利,想赶走他,就私自跑到蔡国对朝吴说:我国君王只相信您,所以把您安置在蔡国。您现在已年长了,却处在低下的位置上,这是耻辱,一定要争取高位,我帮助您请求。他又找到朝吴的上级官员说:我国君王唯独相信朝吴,所以把他安置在你们蔡国,你们几位论德论功论才都不如他,而却处在他的上级位置上,不也很为难吗?你们不做打算,必然遭受祸难。这些只会争权夺利、庸碌无能之辈,不识费无极的恶毒用心,反以为费很关心他们,就暗自勾结在一起,到处散布流言蜚语.排挤谗害朝吴,使朝吴在国内立不住脚,被迫连夜逃奔郑国。后来楚平王闻知此事,对无极怒道:我只相信朝吴,所以把他安置在蔡国。假如当年没有朝吴为我出谋划策,组织陈国人、蔡国人等首先发难,我今天决不会获得楚国君王的地位。你们为什么要把他赶走呢?费无极答道:臣难道不想要朝吴?可臣早知道他怀有异心.朝吴留在蔡国,蔡国肯定会很快飞走的。今天赶走朝吴,就是为了剪掉蔡国的翅膀。由此可知朝吴对蔡国的耿耿忠心及其超人的才智。蔡平侯有眼不识泰山,对朝吴的出走不闻不问,自毁长城,失去振兴蔡国的良机,免不掉作楚国附庸国的地位,惜哉!

注释:

①彝(yí怡)训:彝是法度,常规;训是训诫,教训。率德改行:遵循祖父文王的美德,改变父亲蔡叔的恶行。惟忠惟孝:谨守臣子忠孝之道。

②见康熙《上蔡县志·舆地志》

③傲惰为己心;《春秋左传襄公28年》里说,蔡景侯朝晋时,道经郑国,郑国派子展到东门外慰劳他,他显得很骄傲;从晋国回来时又经过郑国,郑君设享礼招待他,他却显得怠惰。郑国明相子产说,蔡侯作为小国的国君侍奉大国,反而把怠惰骄傲作为本性,他做国君,又淫而不父,像这样的人,经常会遭到儿子发动的祸乱。

④见康熙《上蔡县志。舆地志》

⑤公子庐:《春秋左传·昭公13年》中所说与《史记·管蔡世家》中所说不同,前书说庐是蔡灵侯之子隐太子有的儿子,后书说庐是蔡景侯的少子。但《史记》“集解”:《世本》曰:“平侯,灵侯般之孙,太子友之子。”而康熙《上蔡县志》则两说俱存。如在“舆地志”“沿革”项中说楚平王“乃求蔡景侯少子庐而立之,是为平侯”;在“编年志”中则说“楚平王封太子(即被楚灵王杀害的世子有)之子庐归于蔡,是为平侯”,前后矛盾。本文取《《春秋左传》之说。

⑥卫文公燬事见《史记.卫康叔世家》

作者简介:石廷俊,男,年85岁,中共党员。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曾在初、高中及师范任教语文30余年,1980年秋在高中退体后应聘蔡沟高中、上蔡县史志办、地名办发挥余热8年。为政协上蔡县第一届委员,上蔡县人民政府地名办名誉顾问、河南老年书画协会会员、上蔡县老年书画协会副主席、河南老年诗词研究会会员、上蔡霞天诗社社长、名誉社长、上海民族画院理事兼院士。曾写论文、诗词近百篇(首)刊于省内外书报杂志上。